top of page

切尔西VS利物浦:缅北德比和区块链足球




切尔西vs利物浦作为英超首轮的重头戏,被称为缅北德比。


大概意思就是两队凑不出一个完整的腰子,而且都是被沙特嘎的腰子,现在看上的还都是同样的目标腰子:凯塞多。经过一个周末的发酵,各种离谱剧情层出不穷。到了赛前,这出肥皂剧终于把双方球迷的敌对情绪拉到了顶峰。


于是,由红蓝两方导演、伯利和亨利督战的凯塞多比武招亲在斯坦福桥上演,而两队首先要解

决的仍然是:究竟本场谁先来凑合当一下腰子?


切尔西这边采取的是变阵补充疗法——安排了三中卫体系,奇尔维尔和里斯-詹姆斯分居左右边翼卫,依靠中后卫前顶的办法去补充恩佐和加拉格尔组成的后腰位。


而利物浦这边采取的是直接弃疗——中场排出了麦卡利斯特+索博斯罗伊+加克波的组合,前场插上了若塔、萨拉赫、迪亚斯的三叉戟,6大攻击手一起怼上,打造出一副让利物浦球迷和切尔西球迷瑟瑟发抖的神经病首发。


为了把这群攻击手的效能发挥到最大化,利物浦必须要抢开局。他们的三个中场并没有明确的分工,只是大体划分了一下左中右的位置,然后高位逼抢去压迫切尔西防线。如果逼抢失败,所有人都撒丫子往回跑,防到哪儿算哪儿。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观设计相当宏大。

“进攻中,谁是后腰?”

“没安排,谁跑的慢谁就是后腰。”

“防守中,谁是后腰?”

“不重要,每个人都是正在奔赴人类文明最后防线的伟大战士。”

好消息是,这种打法确实收到了成效。麦卡利斯特和索博斯罗伊带来的技术加持让利物浦中场能够精细化操作,快速通过然后分给边锋。


于是第18分钟利物浦率先抓住机会,麦卡利斯特策动反击,萨拉赫跑切尔西防线身后,然后以一记销魂的低平球弧线绕给了禁区另一侧插上的迪亚斯,迪萨西和门将桑切斯都慢了一步,被迪亚斯铲射入网。1-0。


利物浦的开场打法之所以奏效,主要是抓住了两点。


其一,右中场+阿诺德+萨拉赫集中逼抢加拉格尔,这伙计上半场空有覆盖能力但完全没拿球和出球能力,屡屡被抢断。


其二,由于奇尔维尔和里斯-詹姆斯的位置太高,防反击的时候来不及到位,所以只要阿诺德和罗伯逊在进攻中牵制主他俩,他们身后会出现科尔维尔vs萨拉赫、迪萨西vs迪亚斯的以慢打快局面。


而这两点要实现,除了中前场大剂量的逼抢和跑位之外,关键还需要阿诺德和罗伯逊释放自己的进攻火力,不能蹲坑防守。第28分钟,萨拉赫的越位进球,同样是战术成功的结果,差点儿送出助攻的变成了游弋到中路的阿诺德。


然而,这种打法的副作用是——阿诺德和罗伯逊压上之后,一旦失误,他俩的身后就变成了辽阔的草原。

这事儿利物浦怎么解决?

答案是:交给科纳特。


本场比赛,科纳特就像个移动的城墙,阿诺德身后漏了他需要去补,弧顶没腰子协防他需要前顶,禁区里遭遇空袭还是他去解围。而左侧的范戴克,工作量也差不多。

是的,利物浦不仅没腰子,而且连两边的护膝护肘也没带,就屁垫儿选了个厚的。


这样补位之后,范戴克身前和科内特身侧都出现了真空地带,这一点也被切尔西所利用。30分钟后,切尔西改变了在边路硬冲的策略,开始坚决的往利物浦四个后卫之间的空档里直塞。


这样一来,切尔西开始三线推进:右翼詹姆斯套边,斯特林钻缝;左翼奇尔维尔直接当边锋跑科纳特身后;中路雅克松当支点,恩佐左右调度。

整个切尔西进攻,全都盘活了。


这时候,本应该是利物浦中场堵住弧顶和肋部,但他们的防守策略只有两项。

A.目送。

B.上手拉人。

没错,虽然利物浦的几个中场在进攻中各有各的特色,但防守中却共用一个脑回路。这导致切尔西的进攻杀伤性极强,要么直接打穿,要么搏得前场任意球。

局势逆转之后,切尔西形成三连击。

第37分钟,迪萨西利用角球机会扳平比分,处子秀就表现出了倒车的优良传统。


第40分钟和43分钟,奇尔维尔和雅克松接连射门,只不过一个越位在先一个打了高射炮。


整个上半场,两队主打的都是对捅。由于都没有腰子,导致各个位置都在四大金刚和魑魅魍魉中摇摆不定,幺蛾子多的放在《走近科学》里能播一季。中场结束时,围观的中立球迷一片叫好之声:这球踢得爽,要么你们俩以后就禁止设腰了吧。


然而到了下半场,比赛却再没有这种均衡。因为利物浦的体能下降,中前场无法再支撑高强度的逼抢。于是,一系列连锁反应出现:因为害怕体能撑不住——不敢上抢——只能缩回来蹲坑——好不容易断下球——又怕插上之后回不来防守——所以只能大脚找锋线——然后继续回来蹲坑——好不容易拿到反击机会——又怕传球被断被打身后——所以不敢去送冒险的配合和直塞——只能继续回来蹲坑。

总之,因为各种贪生pass导致的半tour废,下半场利物浦的控球率一度跌到只有25%,阿诺德和罗伯逊轮流掉线,中场能拿住球的只有麦卡利斯特和索博斯洛伊(花钱还是有用的)。

而切尔西这边,则开启了半场压制的打法,主导比赛的是恩佐和雅克松。


显然,恩佐已经很久没有品尝到释放自我的滋味。本场比赛他送出117次触球、90%传球成功率、完成83次传球、进攻三区传球27/33、长传10/11、地面对抗5/9、过人2/2、制造2次机会,可以说是视野全开大局观拉满,只要给个凯塞多就能飞升。

而雅克松更是捡到了宝,虽然他不像德华大爷那样震撼十足也不像迭戈-科斯塔匪气冲天,但他脚下的小技术和支点意识却带动了队友各种撞墙配合的热情,完全是个中锋超巨的模版。


一看大事不妙,克洛普决定反击,他大手一挥换下了若塔、加克波、迪亚斯和萨拉赫的首发四叉戟,换上了努涅斯、琼斯、埃利奥特、本-多克。新换上的四个,平均年龄还不到21岁。

被换下场时,萨拉赫一脸的不高兴,但他误会克洛普了。其实渣叔当着老板的面直播卖惨,告诉金主:“如果不买人,那么我们只要换人就得用童工。”


好在,科纳特和范戴克用18次解围顶住了切尔西的最后进攻,这场充斥着各种欢乐的比赛最终以1-1的比分收场。

纵观整场比赛,虽然双方都设计了没腰子的补救策略,效果却都不理想。切尔西的变阵补充疗法,理论上三中卫阵型是可以靠中卫前顶来弥补后腰的,结果这三中卫都不太能顶,要上抢得用库库雷利亚,但他的身高又是天残。

至于利物浦的战术则更加高级一些,我们可以称之为区块链打法——将控制权和决策权从名叫后腰的中心化实体,转让给分布式中场。在“人人都不是后腰,人人又都是后腰”的指导思想下,利用分布式节点和共识算法生成随机的攻防跑位,最终达到连接并影响其他节点的效果。

这种去中心化、扁平化和开源化的打法很新颖,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足球。


比赛落幕之后,缅北德比也宣告结束。因为今天早上,罗马诺对凯塞多转会切尔西here we go了,拉维亚也已经接近斯坦福桥。利物浦拿着竹篮逛了一趟伦敦,最终还是一场空。

当然,红军球迷也不用太悲观。市面上还有可以消费的腰子,也不用非在一棵树上吊死。虽然时间紧急,但这事儿就像我写稿,即便咖啡浓茶可乐都已经没效果了,想提高工作效率还可以靠Deadline。

距离关窗还有17天,只要不是阿图尔,其他的利物浦还可以试试看。

唯一的问题是,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手里有1.1亿了。

1 view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